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中心 >科普指南 >查看详情

简明阅读理论-SVoR,帮助康复师教学生阅读

来源:北大医疗脑健康官网     
2021年11月17日
228

吉宁

  尽管“简明阅读理论”(Simple View of Reading, SVoR)在阅读相关的研究领域很重要,但许多一线工作者并不很熟悉。

  这是一个已经获得学界广泛共识的观点的公式,即,阅读有两个基本组成部分:解码(单词识别)理解。SVoR理论的公式得到了许多研究的支持和验证。了解公式可以帮助教育工作者评估阅读弱点并提供适当的指导。

  Gough和Tunmer在1986年提出的SVoR理论的公式是:

  解码(D)x语言理解(LC)=阅读理解(RC)

  Decoding(D)xLanguageComprehension(LC)=ReadingComprehension(RC)

  根据上述公式表明,如果知道解码(D)技能和语言理解(LC)能力,学生的阅读理解(RC)分数是可以预测。

  当然,这里需要注意的是,D和LC不是直接预测RC——它们更像是相乘的关系。在SVoR公式中,D和LC的值必须在0到1之间(或0%到100%)。0分意味着根本没有技能或能力,1表示完美。(本文后面将介绍公式如何工作的示例。)

  Gough和Tunmer(1986年)提出了SVoR理论,以试图澄清解码在阅读中的作用。许多教育工作者认为,要实现阅读理解,不需要强大的解码技能。那么对于教导初学者和阅读困难的人,就会让他们根据偏旁部首或图片去猜测(以弥补编码能力不足),然后在阅读句子后再反思这个字/词是否有意义。相比之下,当解码成为教学的重点时,我们就会教导学生将完整的字的读音读出来。

  以下讨论的内容,目的在于帮助教育工作者可以利用SVoR理论来帮助所有学生挖掘最大的阅读潜力。

  1. SVoR公式清楚地表明,除非解码技能和语言理解能力都强大,否则阅读理解能力不会很强。

  须尽早地教学生熟练地解码。当学生能够熟练地解码时,他们的阅读理解能力与他们的语言理解能力才能相当。

  须为学生提供适合各年级、多领域的丰富内容素材,以便他们发展足够的语言理解能力。

  2.需要关注学生到底是哪方面有不足并针对性干预,干预才有效;这些薄弱可能是解码、语言理解或两者兼而有之。

  专注于发展内容知识或理解策略的干预,仅仅对于在语言理解方面有不足的人有效。

  所有年龄段的患者都有可能存在解码能力的欠缺;为了提高他们的阅读理解力,有必要进行明确的解码方面的指导。

  3.解码和语言理解技能在评估和教学中是可以分开进行的,尽管两者都是阅读理解所必需的。

  评估阅读理解(RC)表现的分数不足以确定学生的不足领域(是D还是LC,或均不足)。

  所有年龄段的评估须涵盖解码技能和语言理解能力的评估。

  4. SVoR理论是一个有三个变量的数学公式。如果我们知道了其中两个变量,第三个变量是可以使用公式进行估计的。

  5. SVoR理论有丰富的研究支持。

  01 定义

  简明阅读理论(SVoR)中,熟练解码(D)是指“有效单词识别(efficientwordrecognition)”(Hoover&Gough,1990年)。这个定义超越了传统的解码定义,即根据语音规则读出单词的能力。解码的含义扩展到包括快速准确地阅读列表和上下文中熟悉和不熟悉的单词(Gough&Tunmer,1986年)。

  语言理解(LC)在各种研究中有多个同义词,包括语言理解(linguisticcomprehension)、听力理解(listeningcomprehension)和理解(comprehension)。意思都是,从句子或其他话语中的单词里获取意义的能力。语言理解能力至少包括:接受性词汇(receptivevocabulary)、语法理解(grammaticalunderstanding)和话语理解(discourse comprehension)(Catts、Adlof和Weismer,2006年)。

  阅读理解(RC)与语言理解不同,因为依赖于印出来的而非口头语言来感知单词并得出意义(Hoover&Gough,1990年)。换句话说,当我们可以从印出来的单词里理解其意义时,语言理解就变成了阅读理解。如果解码有困难,即便有很强的语言理解力,但阅读能力依然很差。

很差

  Kamhi(2007年)认为,解码(单词识别)和理解之间的区别,就在于与理解相比,解码是一种“可教导的技能”,而理解则“不是一项技能,也不容易教导”。Kamhi解释说,单词识别是一种可教技能,因为它“涉及狭窄的知识范围(例如偏旁部首、声音、单词)和过程(解码),一旦获得这些知识,将可以快速、准确的完成单词识别。理解“不是一项技能。这是一个复杂的高级心理过程,包括思考、推理、想象和解释。”理解所涉及的过程取决于对内容领域的相匹配的知识。这使得理解在很大程度上基于知识,而不是基于技能。

  02 SVoR理论的重要发现

  支持SVoR研究的三项重要发现对提供阅读指导和评估具有重大影响。

  1.阅读理解能力源于技能和知识,可以分为两个不同和可识别的类别:

  解码(D)和语言理解(LC)。虽然阅读很复杂,但SVoR理论提示我们,复杂性可以拆解给两个领域之一。解码与学生准确快速阅读印刷文字的能力有关。语言理解方面的任何缺陷都不是专门针对阅读的,而是与知识领域或推理、想象或解释等更高层次的思维技能有关。

  2.所有阅读困难都属于三种一般类型之一:

  语言理解能力差——有足够的解码技能和薄弱的语言理解技能。极端例子是一个超词汇(hyperlexic)学生(一个有严重语言理解问题和出色解码技能的学生)。

  解码能力差——语言理解力强,解码能力差。极端例子是一个诵读困难(dyslexic)的学生(一个具有语言理解能力的学生,至少是平均和严重的解码困难,对解码干预没有反应)。

  两个领域均有不足——语言理解力差,解码能力也差。

  3.解码(D)技能和语言理解(LC)能力是阅读所必需的,两者都必须都足够好。一个领域(D或LC)的优势无法弥补另一个领域的劣势。

  具有优秀解码技能的学生将在测试的主题领域实现与语言理解技能相等的阅读理解能力。SVoR显示,对于D等于1.0的学生,RC分数将等于LC分数。例如,D分为100%,LC分数为50%的学生的RC分数为50%,如下所示。

  RC = D x LC

  0.50 = 1.0 x 0.50

  该学生语言理解技能的任何提高都将导致阅读理解的同等提高。将LC分数提高到70%将导致RC同时增加到70%。

  RC = D x LC

  0.70 = 1.0 x 0.70

  当解码(D)技能强大时,阅读理解(RC)的唯一限制是学生对所读材料的语言理解(LC)能力。

  为了让这位学生获得最高的RC分数,有必要对D和LC进行干预。

  03 支持SVoR理论的研究

  Aouad和Savage(2009年)简要介绍了一些研究表明,解码和语言理解的可变性如何与阅读理解的可变性密切相关(p.184)。下面的两项研究,直接验证了SVoR理论及其对教学和评估的重要性。

  SVoR理论(1990)

  Hoover和Gough(1990年)首次展示了SVoR理论的有效性。研究涉及250多名学生。他们使用多种评估来衡量学生在认知、语言和阅读方面的发展。从1978年到1985年,每年对学生进行评估。从幼儿园开始或一年级开始到二年级、三年级或四年级,他们都会被跟踪。(期间有一些学生自然脱落。)

  解码(D)是通过让学生阅读无意义单词来评价的。为了评价语言理解(LC),让学生听一个故事,并重述,及回答故事相关问题。阅读理解(RC)是用与LC使用的材料和问题平行的材料和问题来评价的,只是采用阅读的形式,而不是听故事。

  K-4年级的实际RC分数与通过乘以D x LC预测的RC分数之间的相关性高于0.8。(注:对于此类研究,0.3表示相关性弱,0.7表示相关性强。0.8及以上的相关性是简单阅读视图的有力验证。)

  理解力差的人的语言缺陷:

  SVoR理论的案例(2006年)

  研究在8年级学生中开展(Catts、Adlof和Weismer,2006年)。学生分为三组:(1)理解力差(阅读理解力差,但单词识别正常的57名学生);(2)解码能力差(单词识别差,但阅读理解正常的27名学生);(3)正常(98名单词识别和语言理解均正常的学生)。

  研究表明,SVoR理论提供了有效的分类系统,以帮助针对阅读障碍进行干预。SVoR理论预测,阅读理解力差和解码技能强的学生的一般语言技能很差。正如预测的那样,理解力差、单词识别正常的学生的语言能力都低于其他两组。他们在语言理解和语音处理方面存在明显的缺陷。具有正常阅读理解力的、但解码差的学生的特征则几乎相反。他们在口语理解测试中得分通常很高,但在音位处理测试中得分很低。(有趣的是,这项研究还支持解码不良与音系缺陷相关的观点。)

  04 结论

  SVoR理论显示,阅读理解能力取决于解码技能和语言理解能力。这些类别可以单独教授和评估。

  SVoR理论为阅读理解分数低于年级预期的学生的必要评估提供了明确的指导。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RC分数更多的数据。我们还必须有数据来了解学生的解码技能和语言理解能力,以确定有效和高效的阅读能力干预。

  SVoR理论也清楚地说明了有效阅读教学的组成部分。在每个年级,我们必须确保学生有足够的内容知识和更高的思维技能来理解他们读到的内容。我们必须提供早期阅读指导,确保学生成为强大的解码器,因为一旦解码变得强大,阅读理解的唯一限制是学生对他正在阅读的主题的知识和综合信息的能力。

  参考文献:

  Aouad,J.andSavage,R.(2009).Thecomponentstructureofpreliteracyskills:Furtherevidenceforthesimpleviewofreading.CanadianJournalofSchoolPsychology,24(2),183–200.

  Catts,H.,Adlof,S.,andWeismer,S.(2006).Languagedeficitsinpoorcomprehenders:Acaseforthesimpleviewofreading.JournalofSpeech,Language,andHearingResearch,49,278–293.

  Gough,P.,Hoover,W.,andPatterson,C.(1996).Someobservationsonasimpleviewofreading.InC.CornoldiandJ.Oakhill(eds.),Readingcomprehensiondifficulties:Processesandintervention(pp.1–13).Mahway,NewJersey:LawrenceErlbaumAssociates.

  Gough,P.andTunmer,W.(1986).Decoding,reading,andreadingdisability.RemedialandSpecialEducation,7,6–10.

  Hoover,W.andGough,P.(1990).Thesimpleviewofreading.ReadingandWriting:AnInterdisciplinaryJournal,2,127–160.

  Kamhi,A.(2007).Knowledgedeficits:thetruecrisisineducation.ASHALeader,12(7),28–29.LindaFarrell,MichaelHunter,andTinaOsengaarefoundingpartnersofReadsters,LLC

0

精选活动

阅读排行

科普指南

成长热线 HOT LINE

400-081-2698

北京北大医疗脑健康科技有限公司

Address:北京市海淀区成府路298号中关村方正大厦5层

Tel:400-081-2698

Email:jiangchundi.njk@jtmail.founder.com

北大医疗儿童发展中心地址
微信公众号


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