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中心 >父母学堂 >查看详情

仅仅因为孤独症/自闭症的“与众不同”,我被霸凌了将近十年

来源:北大医疗脑健康官网     
2020年07月30日
64

  伊森·赫希伯格(Ethan Hirschberg)今年19岁,孤独症/自闭症。他创建了一个名为“孤独症之旅”的博客,在其中分享了他的个人经验,见解和建议。

  作者 / Ethan Hirschberg 翻译&整理 / 嗨脑仁

伊森和父亲
(伊森和父亲)

  向同伴请求加入游戏,对于普通孩子来说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然而对于我来说,仅仅是“接近这些男孩并与他们交流”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在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思想斗争后,我认为与“正常”孩子一起玩可以使我“正常”,所以我双手颤抖着走到篮球场,等待他们注意到我。没一会儿,一个五年级的男孩走近,我鼓起勇气问:“我下午是否可以参加你们的篮球比赛?”出乎意料,这个男孩的反应是,抓住我的头并用力砸向金属篮球框。

  我至今清楚地记得被砸头不久后出现的猛烈的疼痛感,也记得当时球场上所有其他男孩的笑声。直到今天,他们的嘲笑声仍然回荡在我耳边。在整个小学和中学期间所遭受嘲弄和霸凌,比头上的瘀伤更令我感到痛苦。即便过了这么多年,只要一想到那些被欺凌的瞬间,我仍止不住哭泣。那天晚上入睡前,我哭了很久,我反问自己“为什么是我?”

  这些年来,我所经历的霸凌事件大多是由这些问题引起的:刺激、口吃、看似“怪异”的举动、当众情绪崩溃等等。

  过去,我的同学们常常通过模仿我的动作来嘲笑我。例如:如果我情绪崩溃了,同学们会叫我“小屁孩”,甚至说一些更过分的话来取笑我。而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件事情:我“与众不同”。但是,“与众不同”有什么错呢?

  在我的小学和中学时代,我被霸凌了数百次,而每一次都只会令我更加痛苦——这不是能够慢慢习惯并默默接受的事情。我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在任何人身上,被霸凌是世界上最糟糕的感觉。老实说,我常常会问自己,“人生的这些艰难岁月,我是如何走过来的?”

  孤独症儿童更容易在教育环境中受到欺凌。为什么会这样?我整理了一些我个人的经历。

孤独症儿童更容易在教育环境中受到欺凌

  1. 社交技巧

  我会把很多事情都当真,也常常听不懂同学们开的笑话。与同龄人比较起来,我在社交方面显得有些笨拙,也因此导致在与人交谈和参与小组工作时遇到困难。这种尴尬和缺乏与他人的沟通导致我受到了很多取笑。

  2. 过度刺激

  每当消防演习响起火警警报声,或者其他产生巨大声响的瞬间,我总是难以忍受并用力捂住耳朵,随之发出一声嘶哑的声音然后开始大哭。我所有的同学都发现了这一点,于是第二天,其中有个同学趁老师不在,故意制造出一个很大的噪音并夸张地像狗一样大喊大叫,最后还假装哭了起来。

  3. 自我刺激

  过去,我有各种各样的自我刺激:来回踱步,自言自语、摸地板、眼球快速移动等。其中,“来回踱步”引来了很多嘲弄。有几个五年级的男孩会故意在我面前来回走,甚至在我进行自我刺激时,故意伸腿绊倒我,导致我重重地摔在地上。不仅仅是因为跌倒带来的身体疼痛,更是因为“被伤害、尴尬、自己毫无价值和被疏远”的种种糟糕的情绪交织在一起,我在摔倒后又开始哭了起来。

  4. 特殊喜好

  在小学的头几年,我特别喜欢闹钟。我让老师、家长和同学们整天给我画复杂的警报系统。正因为如此,有个女孩一直取笑我太喜欢火警警报器了。那是我第一次受到嘲笑,所以我特别难过。这么多年来,我没少被人取笑,因为我过度地谈论我感兴趣的内容,远远超出了“社会可接受的范围”。

仅仅因为孤独症的“与众不同”,我被霸凌了将近十年

  “被霸凌”是许多人每天都要面对的事情,我也是曾是其中的一员。由于孤独症,我一直是无数残忍行为的受害者。幸运的是,高中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我很高兴地说,我已经两年多没有被欺负了!这大概得益于周围人观点的改变、不同的教育文化,以及身边的几个好朋友,我终于能够过上属于自己的生活并且不再担心被欺负。当然,刚上高中时,欺凌行为并没有神奇地戛然而止!为了对付校园欺凌者,我实施了三种策略:

  ❶ 学校和家庭都应该进行科普

  许多同学把握不好同龄人之间玩耍的分寸,他们还无法分辨恰当和不恰当行为。他们需要接受有关欺凌行为的系统课程,然后如何自我倡导并获得帮助。同时,我的父母教我如何保护自己,这使我有足够的能力抵抗霸凌者。

  ❷ 选择好的环境

  我去了一所非常棒的高中,它以拥有一种包容所有差异的文化而闻名。这是其实是一个好的开端。

  ❸ 选择好的同伴

  在我的高中,我的同学们都很友好,我们互相帮助、彼此照顾。

  最后,有几句话想对大家说——

  To:孤独症患者

  请记住,无论困难多大,情况都会好转。如您所见,在隧道尽头总有一盏灯。

  To:学生

  请注意您周围的学生。许多人在沉默中受苦,孤独症患者并不是最能传达自己需求的人。

  To:老师

  请对欺凌行为采取零容忍政策,不要草率处理,因为它们往往会变成更大的问题。

0

精选活动

阅读排行

科普指南

成长热线 HOT LINE

400-081-2698

北京北大医疗脑健康科技有限公司

Address:北京市海淀区成府路298号中关村方正大厦5层

Tel:400-081-2698

Email:jiangchundi.njk@jtmail.founder.com

北大医疗儿童发展中心地址
微信公众号


线